方锐太太

愿为一个三观无比正直的普通人。

什么都混一点,什么都吃一点,安利的好伙伴♥

半夜乱写点东西

分段分得多了,几句话都能成一个短篇(。大概只是窝个人非常讨厌烟,然后混着脑洞成了一篇怪怪的东西。
主角洁癖少年?会不会换成女孩儿更合适(ಥ_ಥ)
  >>>
  早晨六点整,我坐在公车站台的候车椅上,等着半小时后的首班车。

  这时的风刮得温柔,潮湿的空气却蘸满了冷冽,一丝一丝渗进我的羽绒服,透过我的毛衣和打底,钻进了骨头里。

   我一个激灵精神了惺忪的睡眼,掏出课本,仗着还不错的记性,开始默记昨晚刻意漏下的英文单词。

   直到我的余光里多出一双皮开肉绽的破皮靴,出于谨慎我分了一点视线往旁边看去,一个戴了宽檐鸭舌帽,身上包着两层一长一短厚棉袄的大叔,围巾下的保暖衣或许就是当下火爆的复古潮流。他正挂着二郎腿,斜睨着眼,坦坦荡荡地回应我的目光。

  我便不再理会,继续准备即将到来的考试。那大叔搭了条手臂到椅背,另一只手娴熟地从衣服内袋掏出支烟,看起来笨拙的手指灵活地翻着花儿就点了火。

   混着尼古丁、焦油和一氧化碳的烟雾便袅袅娜娜地散进四周的水汽里,变成一张疏而不漏的灰白巨网,顺势裹住了我,侵占我的肺室。

    从来不曾接触香烟的我,在四处生烟的公共场所总要拗着身子和那些气体躲避。以至于同龄的叛逆男生都爱叼着烟往我脸上吐些烟圈,女生们却把这当做良好品质的体现,对我青眼有加。这些都要得益于我有肺疾的父亲和憎恨一切臭味的母亲。

    而听说越高档的烟味道越冲,那看来身边这位大叔的所有家当都耗在了来自嘴和肺的欲望——我被灌进鼻腔的气味掀得弓起了腰,肺部在排斥的那些物质好像翻涌着拱上了喉头,令我发出要配合呕吐的令人不悦的难听声音,仿佛隔着烟雾缭绕看见他发黑的肺叶,我又伸着舌头干呕了几下。

    大叔显然被我过激的反应吓坏了,夹着烟的手眼见着就要朝我呼来。我急忙站起身,笔和本子落了一地,语无伦次地大声呵斥他带着烟离我远一点。

    他瞪着眼睛愣了好一会,夸张地捧腹大笑,冒着火星的烟灰被抖落地上,变成一地零落的灰黑尘泥。耳边笑声猖狂,我甚至能清晰地看见他嘴里牙根上焦黄的烟渍。

   “一个大男生闻不得烟味儿。”

    他似乎觉得这是件令人发笑的事情,让我不要一大早地说笑话。

    下一秒他指间的半截烟就塞进了我的嘴里。尼古丁在口腔炸开的感觉并不好受,一些呛进肺里,一些熏着了眼睛,生理泪水不断地成股流下。

    我恼羞成怒般涨红了脸和眼,却放任他以正在循序渐进地戒烟为借口,叼着烟屁股坐去了下风向的位置。

    戒烟是件好事,一大早不能给别人找晦气。我又恢复了怕事而又懦弱的性子,心下这般宽慰自己。

    虽然后来事实证明这些老烟枪说话比放屁还不靠谱儿,特别是他们口口声声地要戒烟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