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锐太太

愿为一个三观无比正直的普通人。

什么都混一点,什么都吃一点,安利的好伙伴♥

乱写系列×[引狼入室]——恶俗的老男人言情

剧情俗,文笔也俗的原耽,可是窝就喜欢这样的×老男人多招人疼啊(不……都是灵感来了现码的,怕又是详略不当,所以很短小(「・ω・)「没来得及查资料和找错字,欢迎来捉虫(。ò ∀ ó。)。[手机排版已无力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先爱吧,之后感伤之后再算。”    ——徐志摩 

   >>>
   呕吐的欲望又涌上喉头,最后吐出来的也只有那一点可怜的酸苦的黄绿胆汁。

    用手随便抹了把脸,抬起头,长年没有清洗、沾着星星点点牙膏渍的镜子像蒙了层雾,朦朦胧胧看出自己常年苍白的脸,胡茬参差不齐地掩住了发青的脸色,至少在镜子里看着还不是太糟糕。习惯性地摸摸脸,还是感觉到了凸起的颧骨,无奈地笑笑,挤在一堆的眼袋衬着浮在大片眼白间碰不着边的黑眼珠,使这个笑变得有些神经质。

     埋在电脑前饿了快两天,结果只在冰箱里找到半截细细的火腿肠,干咽下肚时,还能清晰地感受到扁平的胃囊被食物撑开的感觉。

     是时候出去骗吃骗喝了,可怜的老男人机智地没有刮胡子,套上T恤,趿着人字拖就“啪嗒啪嗒”地出门了。

     出了电梯,熟练地岔进一条小道,左拐右拐拐进一家小区里的酒吧。下午的酒吧空空荡荡,只在角落里零散坐了几个人,男人大大咧咧地坐上吧台前的高脚凳,“那边的小帅哥儿,来盘面,再调杯酒。”“我们这儿没有面。”抬头看见白白净净的小酒保一脸无辜,男人挑起眉毛:“新来的?”还没等小白兔酒保回答,旁边的门里钻出一个人来,风风火火地边走边高声叫道:“诶,别欺负我家新人啊!”

    一句话的功夫,那人便坐在了男人身边,继续朝小白兔吩咐道:“交代后厨给他下盘面,再让阿威调杯Mojito过来。”一旁的老男人满脸嫌弃:“啧啧啧,Mojito,初恋的味道。”“爱喝不喝!”旁边的人回他一个同样嫌弃的眼神,又向小白兔加了一句:“一盘面68,和酒一起都记账上。”小白兔连连点头:“知道了,笙哥。”便乖乖地跑去了后厨。

     这边老男人已经开始“诶诶诶”抗议了,“什么时候我也要记账了?”王笙从鼻腔里哼一声:“每次接完大单子就来我这白吃白喝,您这小日子过得挺舒坦啊。”“哪儿有王老板您过得滋润,”奔四的男人看着还跟个大学生似的,“还新招了个小白兔。”听到这王笙又嚷嚷开了:“你可别打他主意,我这里是正常的酒吧。”老男人不耐烦地挥挥手“知道知道。不是我说,你那边酒吧的质量越来越低下了,一个比一个娘炮,你要是搁那站着就是全场唯一的爷们。”“你这夸我还是骂我呢?不说我还差点忘了,你不就喜欢李巍然那种小鲜肉么,还得是身上摸得出一块块肌肉的那种。”

     听到前任的名字,老男人心里还是动摇了一下,毕竟曾经他是真的爱过他。“过去多久的事了,你还提。”“我这不是琢磨着给你找个第二春么。”老男人摆摆手,开了一罐黑啤。和李巍然纠缠这么多年分分合合分道扬镳,他发现他不仅已经回不到过去,也已经去不了远方。这几年断断续续地处过几个,有会撒娇的,也有会疼人的,就是没有能长久的。老男人寻思着自己也没有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情结,只是李巍然之后他再也没有遇到过那样能让自己心动的小鲜肉了。

     老男人难得酸溜一把,旁边的王笙却不识风情地重重拍向他的背,“诶诶诶,快看,说小鲜肉,小鲜肉就到。”老男人顺着王笙的视线望去,一个年轻男人正迈着长腿朝这边走来。

     老男人眯起眼睛上下打量,在心里吹了声响亮的口哨——多么美味的小鲜肉,二十出头的模样,小平头加点碎刘海,浓眉大眼,小麦肤色,高鼻梁,卷起的衬衫袖口下还露着点儿鼓实肌肉,除了身高有点高,至少得有185,比他高了小半个头,其他的完全符合他的胃口,简直就是上天砸他头上的第二春呐。

     口哨吹完,小鲜肉端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来到了面前,“介意一起喝杯酒吗?”老男人还没想好怎么回答,小鲜肉又加一句:“我请客。”于是小鲜肉就在王笙的位置上坐定了,红娘王笙非常自觉地朝后面吧台走去:“我看看酒调好了没,你们先聊着,小帅哥你要喝点啥?”小鲜肉指指老男人:“和他一样,谢谢。”“OK :)”
   小鲜肉笑眯眯地目送王笙走远,又笑眯眯地看向老男人,长腿随意地搭在椅子边,与男人的腿若有似无地交叠。老男人也不甚在意,吊儿郎当地朝小鲜肉挑挑眉:“怎么有兴趣和大叔喝酒啊?”“因为我想泡你。”男人一口啤酒差点没喷到小鲜肉脸上,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直接?好歹是见过些世面的老男人,一口酒咽下去平复受到的惊吓,“咳咳……小伙子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啊。”“我是认真的。”小鲜肉边说边朝老男人眨了眨眼,老男人一边腹诽王笙那厮开的酒吧都招gay,一边被那对双眼皮眨得老心脏狠狠一个“噗通”——泡吧泡吧!想泡就泡吧!

    小鲜肉见老男人瞪着眼睛一副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表情,一双眼睛笑得更弯:“你不是喜欢小鲜肉嘛?”好小子,原来一直在旁边偷听着呢,老男人瞪他一眼:“没错,哥是喜欢小鲜肉。”特别是你这种的,“可你这样的小伙儿不应该去喜欢那些漂亮小姑娘么,怎么就这么不学好来调戏大叔啊?”小鲜肉笑着盯了老男人一会,老男人又习惯性地摸摸脸,有点后悔出门前没有剃干净胡子。

     “恩——大叔也有别样的风情啊。”嚯嚯嚯,现在的小鲜肉不得了。老男人勾勾脚,嗬,风情,人字拖的风情?老男人被自己吓得一个哆嗦,又灌了一口酒。

     王笙及时端着两杯酒赶到,身后跟着端面的小白兔,正好解救了从没被小鲜肉勾搭过的有些无措的老男人,“哟,二位聊得挺开心啊,”放了酒和面,王笙就在吧台里坐下了:“喏,该喝喝,该吃吃。”小鲜肉抿了口酒:“嗯,Mojito,初恋的味道。”老男人身上鸡皮疙瘩抖了三抖,心不在焉地开始吃起这盘番茄肉酱面。

     小鲜肉也不在意他,和王笙套上了近乎:“笙哥,你俩是朋友吗?”王笙一听就来劲了:“那可不是简单的朋友,”见小鲜肉一脸好奇,又卖了会关子:“我可是这老男人的救命恩人,当年就是这样一盘番茄肉酱面,让他在我这卖了半年身。”老男人撇撇嘴:“那不是那会我没地儿吃饭嘛。”“现在你也只会泡泡面,”王笙鄙视了一眼老男人的吃相,继续和小鲜肉唠:“小帅哥儿你是新鲜面孔吧,来这做什么?”“来这边找房子,可是被房东放了鸽子,”小鲜肉无奈地笑笑:“这边离大学和我实习的地方都挺近,所以还是想看看有没有房屋出租的消息。”“噢,租房子啊,”王笙不愧是专业卖队友,转眼就把老男人供出来了:“诶!那你可以去这个老男人家住啊,他那大房子就他一个人住,空落落的,你只要替他收拾收拾屋子,管好饭就当房租了!”老男人不乐意了:“什么?”“你别瞅我,就该找个人管着你。”王笙一脸的正气凛然,指指小鲜肉暗示这有个现成的保姆。小鲜肉扯着那一对双眼皮看着老男人笑得意味深长:“哥你放心吧,如果要住我肯定会付租金的,而且我是真心实意地想照顾你。”老男人纳闷地吞了面,揉揉自己的老心脏,怎么总跟着小鲜肉的双眼皮抖啊抖的,低低叹口气:“也没说不行,你要不先看了房子再决定?”“成!那你们现在就走吧!”王笙爽快地下了逐客令,“嘿,我面还没吃完呢,你这黑店还要收68!”“没事小帅哥已经付过了,回去让他给你再做碗呗。”

     老男人在心底问候了王笙这个奸商一户口本,带着小鲜肉左拐右拐地拐回了家。

    小鲜肉一进门就上下打量:“哥你这户型真不错,”说着走去客厅拉开了落地窗的窗帘:“就是应该多透点光。”老男人一抬头就被逆光小鲜肉的八颗大白牙晃得心神恍惚,他实在是好这口,遮遮掩掩地钻进洗漱间:“成,你先看着,我去洗把脸。”

      小鲜肉一边溜达一边和男人搭话,“哥你这有五个房间呢。”“哥你这厨房没怎么用过吧,抽油烟机的包装纸还没拆干净。”“哥你阳台这么宽敞应该养点儿花草,清新空气。”有模有样,好像他真来看房似的,老男人抹了半脸的泡沫在心底嘀咕,他还真不信这小鲜肉是个单纯的小羊崽儿。

       果不其然,小鲜肉溜溜达达就晃到了浴室来,老男人正好在弯着腰冲泡沫,一直起身就被人从后面抱了个结实。

       小鲜肉亲昵地蹭蹭老男人刚刮干净的光滑的脸,撒娇一般:“哥,我能住这么?”空虚了许久的老男人陷在这样的一个温暖怀抱里,说不心猿意马是假的:“你看上了就住下呗。”“那租金呢?”“你随便给点儿就成。”小鲜肉附在老男人耳边低低笑了两声,老男人顿时感觉到一股冲动自下而上直冲天灵盖,“哥你喜欢我吧。”恩,是陈述句,老男人没羞没躁地也不怕笑话,顺着这台阶就承认了:“哥是喜欢你,怎么,想跟哥处对象儿啊?”“恩。”嘴上简简单单一个字,双眼皮下含情脉脉的两只大眼睛却盯得人心痒痒,老男人拉下小鲜肉的头就是一个深吻。

      分开后,两个人都有点喘,老男人正准备夺回主动权,却发现箍在腰上的手钉得他不能动弹。疑惑地看小鲜肉一眼,小鲜肉又笑着给了他蜻蜓点水的一个吻:“笙哥都告诉我了,你没在下面过,不急,我们可以慢慢来。”

    老男人这才恍然大悟,小绵羊变大灰狼,合着他是被联手摆了一道啊。

       “可我是真的要找房子,”小鲜肉看起来很是高兴,说话都带着点雀跃:“哥你就都放心地交给我吧,笙哥说了,我是合格产品。”

       老男人在被箍得无法动弹之际,一边问候了王笙祖宗十八代,一边深刻地明白了什么是引狼入室。

评论(8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