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锐太太

愿为一个三观无比正直的普通人。

什么都混一点,什么都吃一点,安利的好伙伴♥

【墨凤】(《欢喜》墨鸦×白凤兄弟设定,古代架空,有OOC也请谅解啦☆。

在贴吧很久没更新的连载×其实是因为前面几章都是在旅游时写的……结果后面越写越差_(:3」∠❀)_没有人催更就懒得写了×这是正在重新修改的第二章,还没贴完(「・ω・)「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贰.幺子

  扬州城里,都道墨府老爷倚重年少有为的长子,不出意外,这长子以后定是墨府的当家人。可面上少有人知,也鲜有人提起过墨家的二少爷。其实上了点年纪的人都知道,当年墨老爷娇宠小妾,对庶出的幺子也是疼爱非常,光从长子和幺子一鸦一凤的名字便看得出。

  可自墨家二少爷五岁那年,墨老爷对他们母子的态度突然转变,没多久,又闹了侍妾失踪的事儿来,墨府上下大肆找人,当时那阵仗,满城皆知。就这么耗着人力物力寻了大半年,直到后来墨家和官府都消停了,风声才渐渐平息,最后就当这小妾死在了外边。至于二少爷,听说被墨老爷改了他母亲的姓,姓了白。坊间还有传闻二少爷被写出了家谱之类,就不得而知,总归是被当成了外人。

  而墨府的下人对幼年丧母又讨不得父亲欢心的二少爷是同情非常,父母的纠葛全要一个孩子来承担过错,也真是残忍。可同情归同情,墨府上下都是精明人,到头来照顾二少爷的也只有一个奶娘。

  从那之后,墨老爷对长子关心日益,大少爷的功课都是亲自过目。大少爷也是争气,墨老爷心里总算有了些慰藉。让墨老爷头疼的,是长子没事总跑到改了姓的幺子住的西间房,还无视自己的不满,隔三差五地送些吃的玩的,或者一同睡长子东厢的大床,甚至还要求一同上课。墨老爷劝过,骂过,结果还是没什么改变,长子依旧天天往西间房跑,最后也就随他去了,想着兄弟感情好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 墨鸦新婚第二日早晨,墨老爷和墨夫人正等着大儿子和新媳妇用早饭,「墨儿一向待这白凤不薄,可你看,才是陪奶娘回苏州老家几日?连墨儿大婚都不回来了,我看他就是故意选着日子离家!」墨老爷抿了一口茶,对幺子昨日的缺席很是不满。墨夫人轻轻搭上墨老爷的后背:「老爷先别生气,指不定是有什么事赶不及回来呢?」其实墨夫人对二少爷也是可怜,总在人前替他说些好话。「他有什么事?能大过他兄长的婚事?!」墨老爷把手中茶杯重重摔到桌上,正待发作,墨鸦迈进厅里,听见这边动静,笑道:「父亲这么早哪来的火气?」「还不是你那没良心的弟弟!」「哦,凤儿昨天叫人递过信,说奶娘半路上受了风寒,怕是赶不回来了。昨日忙晕了头,忘了提,是我这个兄长的错。」「真是!随他去吧!」

  一旁的墨夫人赶紧转移话头:「墨儿,这弄玉呢?」墨鸦一愣,难得红了红脸,:「弄玉还没醒呢,昨夜快天明才睡下,我也不忍叫她,先代弄玉赔礼了。」说罢两手一收,作势要行礼,腰还未弯下就被墨夫人扶住了,「罢了罢了,这媳妇你可要自己仔细疼着。」墨夫人含嗔瞪了墨鸦一眼,便吩咐下人端来焖了一夜的当归子鸡。墨府并不在意什么新妇奉茶的礼节,还是照顾好难得满意的乖媳妇才是主要的。「是是,墨鸦知道,这早饭就由我送去房里吧。」墨鸦笑着接受母亲的说教,接过下人端来的鸡汤便退出了大厅。

评论(3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