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锐太太

愿为一个三观无比正直的普通人。

什么都混一点,什么都吃一点,安利的好伙伴♥

【墨凤】《一程山水是归途》(短完

在高速上闲得无聊的产物……特别短,大概十分钟搞定(。

Text:

[未名山脚,无名湖畔。]

放走一只谍翅鸟,白凤坐上院内竹椅。

彼时,流沙已散,山河未定。从前“聚散流沙”的成员各走天涯,成员间难得互问安好。

「赤练还在守着卫庄的墓冢,盗跖带着一帮徒弟颐养天年……」白凤微眯着眼,抬手随意抚弄着一直跟随的大白鸟,似在交谈,又似自言自语。

说着说着,声音逐渐小了。

「啾?」白鸟抬头一看,白凤已沉沉睡去,恬静安详。

[忘川河畔,江雾弥漫。]

三生石旁,一黑衣男子静静立着,路过的鬼差和他打个招呼,闲聊起来。

——「哟,你还在?」

——「是。」

——「自你来这,人间也有光阴几十载,所等之人若是要来,早该来了。」

——「快了。」

鬼差摇摇头,真是闲得无聊才和这种人搭话。地府最不缺痴人,如此苦守前尘,何必呢?

墨鸦继续望着连通人间的路,突然笑了。万生往录,一白衫人影如故。

——「这不是来了?」

[奈何桥头,望乡台边。]

——「浮生作尘嚣,五里一飘渺。」

——「雾真大。」

——「确实。」

一黑一白两个人影走来,一个是少年面貌,一个已是老态龙钟,有说有笑地谈着不着边际的话题,场景违和却自然。

孟婆是这地府中唯一一副慈祥面孔。见这二人组走来,递上两碗孟婆汤,颤着嗓子,悠悠道:「一碗孟婆汤,再渡红尘劫。」

两人接过汤碗,对酒般互碰一下碗沿,仰头饮尽。

还碗给孟婆,白衣男子低低道声:「多谢。」此刻爬满皱纹的脸上,一双蓝眸却清澈得如二八少年。

黑衣少年拉过白衣男子的手,「走,回家。」二人身影隐没轮回道中。

没人知道他们的关系,也没人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只是三生石旁少去一个等待的身影罢了。

未了前尘,未知来世,与子成说。

「此心安处,是吾乡。」

评论

热度(8)